绿带彩蚴吸虫 Leucochloridium paradoxum,世界上最离奇的寄生虫

2017-11-22 15:39   作者:   出处:    

  导读: 寄生虫,小编听起来就觉得可怕的一种生物,不管是人类还是动物身上都有寄生虫,这些讨厌的家伙可能存在于人类的任何地方,血液,肌肉,内脏,好吧,听起来都让人感觉毛骨悚然,不

寄生虫,小编听起来就觉得可怕的一种生物,不管是人类还是动物身上都有寄生虫,这些讨厌的家伙可能存在于人类的任何地方,血液,肌肉,内脏,好吧,听起来都让人感觉毛骨悚然,不过下面将要介绍的是世界上最为神奇的几种寄生虫,也许你没有听说过,不过真的很有趣哦,今天世界之最网小编和大家分享的是关于绿带彩蚴吸虫 Leucochloridium paradoxum,世界上最离奇的寄生虫盘点的文章,一起来看看吧。

寄生生物在进化过程中总会找到它们独特的生存方式。“自然的演化就是鲜红的爪牙”,自然的“想象力”远比人类丰富,所有存在于我们想象的东西,自然几乎都做到了。

   这些寄生生物进化出了一种非常逆天的生存策略,它们有些夺取宿主的营养,有些寄生生物直接影响宿主的神经系统,从而控制宿主的活动,将宿主变成僵尸。

绿带彩蚴吸虫 Leucochloridium paradoxum,世界上最离奇的寄生虫

绿带彩蚴吸虫又名罗伊子(ロイ子),也称为僵尸蜗牛 ,寄生在蜗牛体内双盘吸虫(学名:Leucochloridium paradoxum)的实存寄生。名字取自该虫的学名。

绿带彩蚴吸虫的降头术

绿带彩蚴吸虫的生活史,恐怕是自然界中最离奇的。这种扁形虫的卵藏匿在鸟屎当中,只有在被蜗牛吃掉后它们才能够孵化。一旦被吞进肚子,它们就会进入蜗牛的消化道,变身成长管状,侵入寄主的触角当中。此后,蜗牛什么也看不见,也无法缩回它的触角。此时的蜗牛已经无法缩回自己的触角,而触角也因为胞蚴身体绚丽的彩色条纹变得异常显眼。绿带彩蚴吸虫会控制喜欢阴暗环境的蜗牛爬向高处和亮处,并且不断的伸缩蠕动显眼的触角,而触角也会因此变得闪闪发光、五颜六色,在空气中摆来摆去——这都是为了吸引鸟类的目光。鸟儿俯冲下来,猛啄一口吃掉蜗牛,这事儿还没结束。当寄生虫进入鸟儿的体内,发育成为成虫产下卵,卵隐藏在鸟的排泄物中,再次被蜗牛吞下肚,绿带彩蚴吸虫的生命循环才又回到了起点。

最近有个很火的事儿:僵尸蜜蜂。

PLoS ONE上今年1月发表了个研究,寄生蝇或是蜂群崩溃失调症(CCD)祸因。

这种寄生蝇的学名是Apocephalus borealis,是一种蚤蝇。它们会把卵产在蜜蜂的腹部。研究发现,被这种蚤蝇寄生的蜜蜂体内会出现一种特殊的病毒和一种特殊的真菌,有可能是病毒和真菌改变了蜜蜂的行为(也有可能是蚤蝇本身造成的)。

有证据显示,这种蚤蝇的原始寄主可能是熊蜂。但它们现在换了胃口,找到了蜜蜂,而且似乎开始在北美蔓延。

绿带彩蚴吸虫 Leucochloridium paradoxum,世界上最离奇的寄生虫

扁头泥蜂 Ampulex compressa

扁头泥蜂(学名:Ampulex compressa)属膜翅目细腰亚目长背泥蜂科,以控制蟑螂繁殖而知名。扁头泥蜂身黑而长,表面带有绿宝石般的金属光泽,体型不大。

主要分布于南亚、非洲、太平洋三大岛群等热带地域,特别是气温较高的时期成虫较多。

1941年,美国生物学家F.X. Williams曾把扁头泥蜂从美国本土引进夏威夷,试图以此来防治蟑螂,但最后失败了

身体表面拥有金属光泽,呈青绿色。附属肢第二肢与第三肢的腿呈红色。雌性成虫体长22毫米,雄性成虫较小,没有毒针。

雌性扁头泥蜂交配之后,会寻找一只蟑螂,用针将毒汁注入蟑螂体内,令其瘫痪。趁其瘫痪之机,用毒针刺入蟑螂大脑,注入毒汁,破坏其神经系统,将蟑螂引诱回到巢中,将卵产在蟑螂体内,并将巢封住。

卵孵育成为幼虫的时候,以蟑螂的内脏为食,并在里面变成蛹,最后破蟑螂壳而出。

绿带彩蚴吸虫 Leucochloridium paradoxum,世界上最离奇的寄生虫

扁头泥蜂之傀儡蟑螂

   生活在亚洲和非洲的扁头泥蜂有着与孔雀绿类似的金属光泽,也被称为宝石胡蜂。

扁头泥蜂雌蜂有喜之后,它们会将蜇针刺入蟑螂的大脑,这样蟑螂就失去了逃跑的本能,雌蜂用触角控制着这个傀儡,像遛狗一样将它带回蜂巢中。雌蜂会在猎物的腹部产下蜂卵。傀儡蟑螂能做的就是,等待着泥蜂幼虫出生,并钻入它的体内吃光它的内脏。在蟑螂体内发育大概一个月后,当扁头泥蜂钻出来的时候,蟑螂已经成了一具空壳。

绿带彩蚴吸虫 Leucochloridium paradoxum,世界上最离奇的寄生虫

缩头鱼虱 Cymothoa exigua

缩头鱼虱是一种长得很像鼠妇的水生甲壳动物,它们会从鳃盖处进入鱼的体内,附着在鱼舌上。它们以鱼舌为食,直到只剩下短短的一截残端。这对于缩头鱼虱来说不是什么大麻烦——它会紧紧抓住舌根,继续从中吸血,并扮演鱼舌的角色。于是,被寄生的鱼能够继续进食。这种寄生虫偶尔会出现在鱼市中。掰开鱼嘴看到这么一个玩意儿,顾客们肯定会被吓得惊叫连连。

绿带彩蚴吸虫 Leucochloridium paradoxum,世界上最离奇的寄生虫

缩头鱼虱(学名:Cymothoa exigua、tongue-eating louse),俗名食舌虱或食舌虫,是一种寄生的甲壳类。

缩头鱼虱长约3-4厘米。它们会从墨西哥笛鲷的鳃进入到其体内,依附在舌根中。它们的前爪会抽走舌头上的血液,使其萎缩。它们会依附在舌头的肌肉上取而代之。更奇特的是墨西哥笛鲷仍能像使用正常舌头般使用缩头鱼虱。缩头鱼虱似乎不会对鱼的身体造成其他伤害。当缩头鱼虱取代舌头后,它们一方面会以鱼的血液为食,另一方面吸取鱼的黏液,并善尽舌头的功用。这是唯一已知完全取代寄主器官的寄生方式。现时相信缩头鱼虱对人类并没有危害。

Cymothoa属下有很多物种,但就只有缩头鱼虱是会取代寄主的舌头。于2005年,在英国发现寄生了缩头鱼虱的鱼类,完全超出了一般认为它们的加利福尼亚州的分布地,有指这是它们向外扩散的可能性,但也有指可能是鱼类遭寄生后游到英国海域的。曾有鱼类食品业者因为制程疏忽,导致消费者打开鲔鱼罐头时,发现缩头鱼虱的案例。

茧蜂 Glyptapanteles sp

茧蜂之寄生毛毛虫

每种茧蜂都会找到自己寄生的特定毛虫,在它们的体内产伤约80枚卵。这没有什么特别不寻常的:很多种寄生蜂都会在毛虫的体表或是体内产卵。但茧蜂却能在寻常中做出一些不寻常之事。它们的卵会在猎物的体内发育,当幼虫长到足够大时,会钻出寄主的身体,在其旁边的植物上结茧。这个过程不会要了毛虫的命,它会驻扎在蜂茧身边。如果有食肉动物,例如甲虫或是猎蝽想打茧的主意,毛虫会起身乱窜,敲击掠食者。当茧蜂羽化之后,它们会拍拍翅膀直接飞走,这时毛虫终于死去。这种奇怪的保护行为对于毛虫来说,一点好处都没有。

绿带彩蚴吸虫 Leucochloridium paradoxum,世界上最离奇的寄生虫

金线虫 Spinochordodes tellinii

在生命旅程刚开始时,金线虫只是显微镜下才能看到的小蠕虫,在水里游来游去,指望有蚱蜢能在喝水时把它给咽下去。一旦进入蚱蜢体内,它们就会慢慢发育成成虫,但对于它们来说存在一个难题:只有回到水中,这种寄生虫才能交配。为了做到这一点,它们控制了蚱蜢的脑子——或许是靠释放某种蛋白质控制寄主的神经系统——使其跳入最近的水池中自杀。蚱蜢淹死之后,金线虫就钻出它的身体,游泳离开。

绿带彩蚴吸虫 Leucochloridium paradoxum,世界上最离奇的寄生虫

蚤蝇 Pseudacteon sp.

利用蚤蝇这种微小的北美飞蝇,我们或许能够解决北美火蚁问题。这种飞蝇会把它们的卵产在火蚁体内。它们的幼虫会吃掉寄主的脑子,使其漫无目的的漫游一到两个星期。最后,寄主的脑袋掉了下来,成年飞蝇从中爬出,去屠杀更多的火蚁。对于火蚁来说,蚤蝇无疑暴力又邪恶;但对于深受火蚁之害的人们来说,蚤蝇却立了个大功。得克萨斯大学的研究者正在做释放蚤蝇的实验,并正在评估大规模释放这种天敌昆虫的影响。

绿带彩蚴吸虫 Leucochloridium paradoxum,世界上最离奇的寄生虫

铁线虫入侵之投水螳螂

炎炎夏日,去秦岭山溪亲水避暑成了不少人的选择,而这里恰恰是一种恶魔——铁线虫的藏身之所。没错,它正是著名韩国灾难电影《铁线虫入侵》的主角。但是对于淹死在小溪里的螳螂,我们绝不能放弃对于铁线虫的指控。铁线虫并不是简简单单的吃掉螳螂身体,而是生活在它们体内,做起控局高手。

铁线虫并不是一种动物,而是铁线虫纲所有动物的统称,它们需要在水中繁殖。螳螂不喜欢在水边溜达,为此,侵入螳螂体内的铁线虫的幼虫在发育成熟后,会利用一种蛋白质操纵宿主螳螂的神经系统,使宿主不由自主的接近水源,把自己淹死。然后铁线虫再钻出宿主的身体进入水中繁殖。铁线虫通常会选择寄生螳螂或者直翅目的昆虫。

现实生活中,铁线虫寄生在人体内有0.1%的可能,不过它们还控制不了人类的思想。人在吃了带有铁线虫幼虫的昆虫或者喝了带有幼虫的生水后,铁线虫的幼虫会趁机侵入人体内,并存活多年,会让人产生尿频、腹泻的病症。

  僵尸典范

蝙蝠蛾幼虫生活在地下,而虫草菌的孢子会通过水渗透到地下,专门感染它们。原本生活在地下深处的蝙蝠蛾幼虫受到真菌感染后爬到距地面3-4厘米的表层,头上尾下而死。虫草菌的子实体就可以顺利的伸出地面,散发孢子体,传播下一代。这个僵尸典范也就是名贵的中药冬虫夏草。

  植物僵尸

美国科罗拉多高山草甸生长着一种南芥,被锈病菌感染后,顶端的叶子会变成黄色,好似毛茛科植物的花朵。这种“假花”会欺骗蝴蝶到来,进而达到宿主真菌传播生命的目的。

  水鬼僵尸

金线虫在生命旅程刚开始是只能在显微镜下看到的小蠕虫,在蚱蜢喝水时随水进入蚱蜢体内,发育为成虫。成虫分泌出一种蛋白质控制蚱蜢的神经系统,迫使其跳水自杀。回到水中的金线虫完成交配再次产出小蠕虫。

  漫游僵尸

肆虐北美和亚太的红火蚁遇到了北美飞蝇也只能束手就擒。北美飞蝇将它们的卵产在火蚁体内,它们的幼虫吃掉宿主的脑子,使其漫无目的的飞行一到两个星期。最后,宿主的脑袋掉下来,成年飞蝇从中爬出,去屠杀更多的火蚁。

  代孕僵尸

藤壶不仅仅是寄生在螃蟹身上,如果螃蟹是公蟹,藤壶会将这些公螃蟹阉割,然后将自己注射入螃蟹体内,螃蟹生长繁殖的能量都被用于藤壶的生长,藤壶开始繁殖后,大脑被控制的螃蟹又开始悉心照料藤壶的后代。

  僵尸蚂蚁

巴西的热带雨林中生存着一种真菌,它们会寄生在蚂蚁体内。这种真菌寄宿在弓背蚁的大脑中,“命令”垂死的蚂蚁将自己挂在叶子或者其他稳定的高处,给真菌提供一个稳定的“孕育室”,同时也有利于真菌的孢子扩散。

转载请注明出处:美歪动物世界www.meiwai.net/dongwu/513716.html
热门推荐
动物世界--美歪24小时最多关注
人与狗——美女与狗狗 母猪发情外阴 马交配 动物 牛与马交配 美女遭猴扒光上衣 狗狗 猴子和羊交配 动物世界 交配 宠物狗 狗民知道 知识搜索 提问 猫咪 老虎 猪的配种 生物 视频 老鼠 神秘 观赏鱼 在线观看 作文 人与自然 故事 全过程 生物世界 动物性行为 昆虫 哺乳动物 自然 梦见 英国 cctv 小狗 兔子 鸟类 动物交配 宠物 哈士奇 动物园
最新图片
  • 绿带彩蚴吸虫 Leucochloridium paradoxum,世
  • 世界上最大的毒蛇莽山洛铁头在中国,重达30多
  • 37岁大熊猫巴斯将创现存圈养最高寿世界吉尼斯
  • 世界上掉毛最少的狗排名TOP10, 中国冠毛犬无
  • 地球上奇毒无比的死亡之蛙,金毒镖蛙一分钟毒
  • 绿带彩蚴吸虫 Leucochloridium paradoxum,世
  • 盘点20个和动物有关的世界之最
  • 6大动物吉尼斯世界纪录盘点
  • 大王具足虫,日本奇怪远古生物竟能够断食5年零
  • 世界上十大最古老神木,潘多树已存活上百万年
  • 世界上最高大的的狗 长得比成年男子还高
  • 长岛现百岁大龙虾 龙虾是世界上真正长生不老
火爆话题
太阳城娱乐首页_太阳城娱乐平台_太阳城娱乐网站【www.svip10086.com】 太阳城娱乐首页_太阳城娱乐平台_太阳城娱乐网站【www.svip10086.com】